©云深在归 |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无疾而终

CP向喻王。

原著向。

文州第一人称视角。ooc预警。

大概是刀子。

出坑很久整理文档找出来两年以前的稿子,会不会有结局很不确定emm但是按当时的构想应该是HE.

好了屁话就这。

可能再见?

2333

——————————————

“有些话是不用说出口的,

就像有些结局,我从一开始就知道。”

 

 

我喜欢他很久了,从第一次见面算起,久到我自己都难以置信。

说实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着实把我吓了一跳,不单单是因为他在我背后突然出声,也是因为他的那双眼睛,确实是很……非同常人。不过抛开大小不一这件事,仔细看,那其实是一双很好看的眼睛,眼角稍稍上挑,深褐色的瞳仁,却不会给人半分妩媚的风情,倒是让人感到清冷至极。

当时和他约着第三赛季见,结果我和少天第四赛季才出道,不知他当时有没有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这么些年我也没问过他——以后要是有机会的话再问问吧,也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

第三赛季的时候他表现突出,备受瞩目,但是与此同时也有不少人诟病他的打法太不适合团队。我想当时他的压力应该挺大的,刚出道又是一队之长,打法奇特冲破了新人墙。如此光环之下负重怕是大得很。但是看着电视上的他沉着冷静,像是没有什么问题。当时的我有些担心他,但是我从没想过这种担心是出于什么缘故,毕竟是只有一面之缘。现今想来,大抵是那时便对他有好感了吧。

第二次见面就是在赛场上了,赛前握手的时候,他盯着我的脸然后微笑了起来。他说:“又见面了,喻队。”我也笑说很开心见到他,但是同时也挑衅着说蓝雨肯定会赢。他在口头上也丝毫不落下风:“微草才是最后的赢家。”我看着他,他的眼睛里有耀眼的光芒。我弯了弯唇,没有说话。

往席上走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至今仍旧记得他的背影挺拔,在众人之间也显得格外耀眼。

那场比赛完了之后两队人一起去吃饭唱K,这后来成了蓝雨和微草的一个习惯。一群年轻人本就安分不下来,不停地闹腾着,我和他坐在一边倒像是两个家长。

我和他聊得也是挺尽兴的,最后有人喊我和他去唱歌,我唱了什么已经我忘了,但是他唱的那首歌倒是让我印象颇深。很老的一首歌,但是足够好听。陈奕迅的《十年》。

到今天我都还记得那个时候包厢里面灯光昏暗,他站在那里身形挺拔,手里拿着话筒,面容模糊看不清表情。他唱:“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他的声音低沉,唱这首歌更显情深。

我当时有些恍惚,还有一种不知道该如何言表的心情。用一个不太恰当的词来形容大概是“惊艳”。说实话我没想到我有一天会对一个同性产生这样的感觉。那个时候我的心脏跳得剧烈非常,像是马上要从胸腔里蹦跳出来一样。

那个时候的我尚且青涩,但是还是很快地反应过来——原来我喜欢他啊。之前对于他的担忧似乎都有了原因,变得名正言顺了起来。

这并不是一件很难以接受的事情,不过是喜欢他而已。我自觉不会对谁一见钟情,在我看来,一见钟情是一件很不靠谱的事情,迟早会消失的,所以当时我并没有把这种感觉放在心上。现在想来,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这场比赛完了以后我和他开始了联系,训练闲暇之时也会聊聊天,不仅仅局限在荣耀,有时也会谈谈其他的爱好,谈谈平日里的七零八碎。我和他还是有很多共同爱好的,有时我会和他讨论新上映的电影,最近看的什么小说传记诗歌,谁谁谁谁新出了什么歌曲,有时也会因为对某部作品的观点不同而针锋相对。

作为朋友,我和他对于彼此都很合格。然而我却发现我却变得越来越不合格。我原本以为对于他的喜欢只是一种欣赏,然而我错了,我对他的喜欢就是那种喜欢。该怎么形容呢?大概就是“我拿你当朋友你居然想上我”而引起的愧疚感。

我想自己或许应该保持距离了,毕竟我和他即便是两情相悦也不会有结果,更何况现在只是我单相思而已。然而即便我这么想着,即便我看得透彻,却仍旧不可抑止地去靠近他,然后悲哀地发现自己陷得更深,眼睁睁地看着“好感”升级成了“喜欢”,升级成了“爱”。

或许朋友关系才是最好的选择了吧,能一直做朋友就好,但是我却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没办法离开,就保持现状好了。

每次见面的时候都是两队人一起闹,私下见面的次数少到不行。其实我有些害怕和他见面,但又打心底里期待着见他。有人说“喜欢这种东西,就算捂住嘴巴,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我害怕自己的感情一不小心泄露出来,更何况像他那样的人,又怎么会神经大条。

真是矛盾的要死。我第一次亲身体会到爱情的力量。

大概是第七赛季夏休的时候吧,我当时脑袋一热就买票去了B市,下了飞机才反应过来。有些懊恼也有些惊诧于自己的莽撞,然后脸上挂着苦笑给他发了条短信,但是说实话心里其实是期待得很。

他没想到我会来B市,因此在我发完短信之后1分钟他就给我打了个电话过来,不知道为什么语气有些冲:“喻文州你来B市了?”

“嗯,我在机场。”我有些想笑,觉得他的语调怪可爱的。

“喻文州你怎么来都不带说一声儿的?”这次是有些责备的了。

我终于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这不是说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嘛。”他那边没说话,过了一会我才听见他叹了一口气说道:“行在那儿等着,我来接你。”说完他就挂了电话。我看着显示着“通话已结束”的手机屏幕,看着它慢慢变黑,心里充溢着满足与,惶恐。

大大的玻璃窗外阳光正是灿烂,我一抬头几乎是灼伤了双眼。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记忆力出了什么问题,那次B市之旅去了哪些景点看了些什么东西我都不记得了,倒是有一些细节在脑海里一遍遍地浮现,一次次地重演,印象深刻。

我记得那天他问我住处在哪里我说忘记定了的时候皱了皱眉头有些无奈的样子,嘴上特别嫌弃地说了句“喻文州你还真是说走就走啊?”,然后带着我去了他的公寓住着了。

我记得第一天晚上我在他的厨房里做菜说是报答他他有些扭曲的表情,最后他把我从厨房里推了出去去接受我留下的烂摊子。

我记得第二天在某个景点,人声鼎沸之中被冲淡以后他看见我时远远地挥了挥手的样子。

我记得第三天下雨了我和他一起呆在公寓里一整天,他看书时脸上专注的表情,以及他手边白底青花的瓷杯里泡着的起起落落的茶叶。

我记得每天晚上吃完饭以后我和他竞技场时屏幕散出的光映照在他眼睛里的模样。

我记得早晨起床以后窗台那边绿植叶片上滚落下的水珠,和他说“早上好”的时候眼角浅淡的笑纹。

……

我甚至有一种我和他是多年夫妻的错觉。

这种感觉让我欣喜但是更多的不安。起初对自己的告诫仿佛是空话,明明知道没有结果还控制不住自己。是不是还是太年轻,是不是还是太冲动了。

那天他有事出去了,没有他我也不愿意一个人在这熙熙攘攘的城市里转悠,就在他家里蹲了一天。人一旦孤独安静下来便会胡思乱想,那天我想了很多,譬如我和他的未来譬如我是否能接着参与他的未来。

 

“纵我自持无畏,也不敢成为你枷锁负累。”

 

喻文州,你说你是不是自找苦头。是的你喜欢他,那就更该为他的未来考虑,不要让他的未来难过不要给他未来的路增加不必要的困难。

我想自己或许是该离开了。

本来就是一时兴起来的,丢下了不少的事情,找个理由回去更是容易的很。他送我去了机场,路上我笑着说好遗憾不能继续参观其他景点了,他说反正有机会再来啊他接着带我玩儿。

我微微偏头看着他,点了点头。

可是我觉得我是不会再来了。

当然啦得除去必要的比赛啊全明星啊啥的。

和他的联系或许也该,减少了吧。

 

回G市以后不久就开始了对新赛季的准备,把自己整个人投入到训练,和他聊天的次数慢慢减少。我觉得自己迟早会忘记那种感觉,或许再次见面的时候他之于我只会是朋友,是欣赏的对象。

可是不能。我到底还是低估了自己对于他的心意。

估计他也是注意到了我态度的变化了吧。在这一点上,我不得不承认是我自己没能想到周全的方法,而用这样粗暴的方式拉开距离,他毕竟也不是神经大条的人,肯定会注意到。因此我也不得不面对他的质问。

他是有些生气的了。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地问我。那天我刚刚结束了训练,出来打开手机就看见屏幕上显得十分刺目的那一行“喻文州你最近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吗”,少有地觉得自己不知所措。

有些委屈。有些难过。

但是好像也有希望。

他会不会也,喜欢我。

我沉默着把手机揣进兜里,去走廊尽头的洗手间洗了把脸。

我该怎么回答他呢。

难道真的告诉他,因为我喜欢你,因为我不想再喜欢你了?

我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勾了勾唇角想摆出和平时一样的微笑然后失败。突然觉得自己真是惨到不行。

也……懦弱到不行。

假如是我想多了呢那样便是连朋友都不能做了。所以我只是打着哈哈过去了,说着什么最近太忙啦训练特别累事儿太多啊啥的假到不行的借口。他这一次莫名地好骗,我也松了一口气。

他回我一个“嗯”,没了。

隔阂毕竟还是出现了。

这样也好,没有绝交也没被发现。为了自己不能再做最亲密的朋友,那么做普通朋友是最好的结果。

我头一次觉得G市的夏天那么难熬,又黏又热。知了在窗外不停地叫着,闹心得厉害。太阳太大太毒,晃得人头晕,树叶都被晒得打蔫,看上去就让人难受。

那天下午我在训练过程中不断出错,因为烦躁因为难过因为庆幸。我知道我的这些情绪不能归咎于客观原因,一切都是我自己作的孽。我清楚自己作为队长出现被情绪影响的现象实在是太过于不称职,但是我一向引以为傲的冷静和理智在此刻却起不到什么作用,只能任由自己被复杂的情绪缠绕,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悲伤。

或许我和他这样的情况是注定走向的结局,只不过是我让它提前来临了而已。

这样的情绪延续了好几天,我也在努力让自己回复状态,慢慢地我觉得自己也差不多就行了。说真的,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谁离了谁就不能活了,地球还是一样转我也还是一样生活。即使没有他。更何况我们仍旧是朋友。

少天有在一次训练之后找到我跟着我一起往宿舍走,他一口气说了好多,大概也就是说让我有什么就说出来别闷在心里给憋坏了大家这几天都很担心我之类的。

我不想让大家担心的。真的是很抱歉没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我没有接话,只是笑笑表示安抚,然后接着和少天往宿舍走。快到我房间门口的时候,少天突然小心翼翼地问了我一句:“队长你……是不是,呃,失恋了啊?”

也许算是?

我沉默片刻,在门口站定,扬眉朝他笑,带这些调侃的意味:“少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没谈过恋爱。你别以为自己恋爱了就想着变着法儿的老秀恩爱来虐我啊?不早了,去睡吧,晚安。”然后在他炸毛之前钻进房间关上了门。

啊对了,少天和叶神大概是第七赛季的时候确定关系的,成天甜得不像话,打算是少天退役之后就去荷兰领证了。该说真不愧是叶神吗?

我洗完澡从卫生间里出来之后发现少天给我发了一堆惊恐的表情,往上拉了好半天才看见他的问题。

他问我之前是不是去了B市。

我想他该是知道了什么,没再掩饰,就直接承认了。

是的,我去了B市。是的,我喜欢王杰希。

少天许久都没有回我,像是被吓到了一样,过了好一会儿才又问我是不是跟他说了。

怕是我看上去太像是告白被拒绝了吧。我苦笑着,跟他说没有。

这下他是放下了心,开始跟我巴拉巴拉些什么他和叶神的恋爱史,说给我当参考,说什么让我加油大眼儿看上去就特别难对付他可以帮我打听情报啊啥啥啥的。

我说不用。我没打算对付他的。

我和他没可能的。

少天你可别说出去。

“……我说出去了可怎么办啊队长队长对不起_(:з」∠)_”

“……叶神?”

“是他队长你放心他不会说出去的你放一万个心!!!”

“好吧没事的。”我仰面躺下,略长的头发刺得眼周有些痒,“睡啦,少天晚安。”手机扔到一边,闭上眼睛。

那就这样吧我们还是朋友不是吗。

 

过了一段时间,叶修,那时候被叫作叶秋,退役的消息犹如惊雷炸开,震惊之余也担心着少天,这倒是让我自己悲哀的心绪得到了疏解。少天毕竟是比我更早知道,还是像平时一样训练生活,只是偶尔会对着手机屏幕沉默。

各人都有各人的难处。

新赛季也很快开始了。我和他当然会再见面,两队的传统自然不会因为我和他微妙的关系变化而改变,还是一样的一起玩闹。我和他见面以后还是能够打个招呼寒暄几句,只是不能像以前一样无话不说。

 

我们就这样相安无事。也好。

评论(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