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在归 |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旧忆

*给四时的渣渣的稿,请见谅

*节气是白露和秋分

*没有文风

*CP喻王,设定退役后




退役后,喻文州去了B市,在联盟总部工作,和王杰希住在了一起。

王杰希比喻文州早两个赛季退役,挑了个清静的店面开了家书店,生意不错,也挺适合这人的性格。

每个赛季开头联盟上下都忙碌极了,喻文州自然也不例外。所以联盟好不容易给他放了个周末假,他就加紧地回来补眠。王杰希知道他累,早上起床时也就没有叫醒他,自己先去了书店,在餐桌上留了早点。

喻文州一觉睡到了中午才醒过来,起身拉开窗帘时还被外面的太阳晃得有点儿发晕。

天气难得晴朗,B市的雾霾今天倒没见影子,天空蓝盈盈的,有几朵云在微风的轻拂下缓缓移动着,窗台上的花草仿佛都变得精神了起来。

他转身去接了壶水,一只手慢悠悠地给那些植物浇水,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拿着手机给王杰希打电话。

“杰希早啊。”喻文州放下水壶,左手撑着窗台,饶有兴致地盯着花叶上的水珠滚来滚去却始终落不下去。

“现在已经是中午了。”对方的声音有些无奈,“早,文州。”

喻文州伸手戳了一下那片叶子,水珠终于落入土中。他笑得更开心了:“我给你送饭来。”

电话那边静默了几秒,然后才响起王杰希的声音“你做吗?”

“是啊。”“你确定?”

想象着对方的双眼因为惊讶而变得一样的样子,不觉笑出了声:“开玩笑呢。一会儿买了带来。”

“好吧。我等你。”王杰希的声音通过电流传来,有些失真,却意外地让人心安。

 

不大一会儿,喻文州已经买好午饭,在去书店的路上了。

在这种晴朗的周末里,一家人一去出去玩的也多,路上的车辆一辆接着一辆,但却一反往常地通畅。马路在阳光的照射下有些晃眼,喻文州拿出了一副墨镜戴上,颇为悠闲地边开车边哼着歌。

白露刚过,B市虽仍旧有些热,但比起G市来,好了不是一星半点儿。喻文州喜欢这种天气的,热烈,但而没有南方的那种黏腻。他来B市不久,但确确实实地喜欢这个城市,以及这个城市的人。

尤其是王杰希。

 

没过多久,喻文州到了书店附近,找了个地方停车,然后就拎着保温桶往书店走去。

他推开门时王杰希正站在柜台后打电话,看见他进屋冲他做个口型算是打了招呼。喻文州回了个笑脸,摘下墨镜,把墨镜和保温桶都放在了桌子上。

正午时候,书店里并没有客人,喻文州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一边听着王杰希打电话一边四下里看了看。他来这书店的次数并不多,没怎么仔细看过,便乘着现在的空闲打量打量。

书店装潢简单,透着点儿古典气息,倒是和王杰希相符。目光往四周转了转,就又飘到王杰希那边。王杰希仍然在打电话微倚着柜台,微微低头翻看着一本书,略长的额发垂下,遮住了眼睛。衬衣领口微敞,露出形状优美的锁骨。喻文州听见他在说着什么“白露茶”,就想起当年自己给他告白时的蠢事。

收回目光正暗自嘲着当年的自己年轻幼稚,一杯茶递到了面前,喻文州伸手捧过茶杯,看向在对面坐下的人:“杰希。”声音里带着笑,“你刚才是在托人买白露茶?”

“嗯。”王杰希正在开保温桶,听见喻文州问他就抬头看了一眼对方,见他双眼几乎眯成了一条线,便问道,“怎么了?那么开心。”

喻文州抿了口茶,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茶杯上的青花,一脸追忆往昔的模样:“杰希,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你告白时候的事儿?”停下动作想了想,王杰希也笑了起来,语气略带嘲讽:“文州你那时候也是够能胡说八道的。”

“哪儿能呢?”喻文州一本正经的,又藏不住满溢的笑意,“你倒是不知道我当时给你告白时有多紧张。——毕竟那时候还是太年轻嘛。”

 

那还是在第六赛季,喻文州刚二十出头。

常规赛蓝雨对上微草时,白露刚过。喻文州在赛前特意抽了点儿空闲先跑去N市亲自挑了些白露茶然后再千里迢迢地带到了B市,说是送给王杰希。去之前黄少天说让别人帮忙代买一下也可以啊怎么非要自己去买啊这得多累啊,喻文州笑笑说自己亲手买的和别人代买的意义不一样啊。黄少天也就没再劝只是嘀咕着什么“这么用心大眼儿肯定答应你啊”之类的话,喻文州说借你吉言。

白露后B市的清晨有些凉意,地面上结着露珠,泛着微微白光。喻文州起了个早床,站在宾馆门口给王杰希打电话。他说:“有私事想找王队。”他的语气很平稳,然而他的手心里却满是汗水。挂了电话之后顺便就翻了翻朋友圈,正瞅着王杰希的主页时,喻文州听见对面有人叫了一声“喻队”。

不动声色地收了手机揣进裤兜里。他抬起头看着对方,伸出右手把手里的一盒茶叶递过去:“王队,这个送给你。”王杰希没伸手接,也没说话,就站在喻文州面前盯着他,眼睛里带着疑问。

喻文州神色不变,泰然自若:“听说王队喜欢喝茶,前几天刚好有事去了N市一趟,顺便就买了点白露茶带过来送给王队了。”他觉得自己真是太能装,都有点佩服自己了。

“那就多谢喻队了。”王杰希接过茶叶盒时碰到了喻文州的指尖,皱了皱眉,“怎么不在里面等?早上外边温度还比较低,得多穿点。”

喻文州不知道怎么回答,说为了早点看见你?这是找抽吧。他就笑着看着王杰希,什么也没说。说实话,被喜欢的人关心了,他觉得挺开心的。

王杰希见他没说话,就这样问道:“喻队还有其他事吗?没事的话就赶紧进去找件外套穿上吧。”

“还有一件事,”喻文州说,“可以赛后再找王队吗?”听见对方答应后,他挺有礼貌地道别,看着对方走远了。

这场比赛蓝雨赢了。记者招待会后两队人从通道离开时恰好碰上,喻文州看了王杰希一眼,对方像是明白了什么,跟身后的队员说了句话就站在原地让他们先走。蓝雨这边黄少天意味深长地看了王杰希一眼然后对着喻文州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吵吵嚷嚷地推着一群人离开了。

通道里只剩下他们两人,喻文州朝王杰希走了过去,面对面站着,中间隔了五十厘米的距离。王杰希的脸上没什么情绪,平静非常。他开口问道:“喻队有什么事?”

喻文州沉默了几秒,说:“一起吃个饭吧,王队?”

王杰希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像是对他的邀请感到诧异,然而还是点头同意了。

餐厅是王杰希推荐的,离比赛场馆不远,但是有些偏。两人一前一后地在一条寂静的路上往那边走着,都没说话,气氛却是异常和谐。

最后是王杰希先开了口:“喻队送的茶叶……很好喝。多谢。”他没有回头,背挺得笔直地往前走着。

喻文州愣了愣,微微勾起嘴角:“不客气,顺便而已。”

又是沉默,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笔直的背影,忽然就想起了第二赛季时这人看着他问“你呢”的时候眼里的期许。那时候的自己毕竟还年轻,就算再怎么成熟冷静,也有些迷茫和自卑。除却本身,或许王杰希也给了他坚持下去的勇气,让他知道自己也是能被期待的。

他开口问道:“王队知道白露时候太湖那边的习俗吗?”

  "祭禹王。"王杰希没怎么思索就给出了答案。

  "那王队知道原因吗?"喻文州继续问,加快速度往前走了两步拉近了距离,恰好可以清晰地看见对方的侧脸。

  "大禹治水有功,为了纪念他。"王杰希回答,声音里杂着一丝莫名其妙。

  "其实还有另外一个传说。"喻文州眉眼之间染上了狡黠,一本正经地开始瞎掰,"传说曾经有一个王姓的人和一个喻姓的人相爱了,但由于种种因素他们不能够在一起,所以他们投水殉情了。人们为了纪念他们忠贞的爱情,于是有了这个习俗。"

  王杰希停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喻文州,有些光影投在他的面容上,眼睛显得格外明亮,他的嘴角略略挑起:"喻队这是在扯什么呢?读音都错了。"他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而且,你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吗?"他凭着几厘米的身高优势,睨着喻文州。

  "是啊。"喻文州一脸从容淡定,放在身边的手却在对方看不见的角度暗暗紧攥成拳,"王队不考虑考虑?"

王杰希没回答他的问题,却是紧盯着喻文州问道:“喻队怎么会用一个悲剧故事告白呢?”

喻文州弯弯眼睛,眉目里带着温柔:“我这不是还没讲完吗。——喻王两人太相爱以至于上天都被这份真挚的情谊给打动了,于是他决定让喻王两人每一世都在一起。”

“所以喻队这是要把生生世世都许给我?”“是啊,你愿意吗?”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喻文州也看向他,眼睛直视着对方没有闪躲。四周寂静无声,这条路上没有什么人走动,只偶尔有车呼啸而过。路灯洒下的柔和灯光透过叶子之间的缝隙在地面上形成光斑,随着晚风轻轻地摇晃。

两个人忽然都笑出了声。

王杰希说:“好。”

他转过身却没有移动步子,微微偏头看向喻文州,说:“走吧。”

“嗯。走。”喻文州脸上的笑意加深,走上前与王杰希并肩,然后一同向前。

 

王杰希刚刚端起碗,就有一筷子苋菜夹到了他的碗里。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看向喻文州,对方正伸出筷子夹菜。

见他看着自己,喻文州问道:“杰希怎么了?”说这话时他的嘴角却越扬越高,满是戏谑。

王杰希语气有些不耐地说:“喻文州你不是知道吗还问什么。”却也笑了起来。

“说真的我挺想看看你那时候的表情的,杰希。”喻文州这样说道。

他翻了个白眼说:“喻文州你滚。”

 

他们俩确定关系之后没什么时间联系,只偶尔发发短信,因此王杰希接到喻文州的电话时是有些意外的,但也有着其他情绪,比如欢喜。

“杰希。”电话那边喻文州喊他,声音动听。王杰希有些愣,脑袋里想着些有的没的,比如对方是怎么如此自然地喊他的名字。

他顿了几秒,说:“文州。”

喻文州的笑声穿过电话线到达千里之外的B市。他说:“我给你寄了点东西,下午就能到,你记得收。”

王杰希这时正站在窗前,望向远处的高楼和更远的灰色天空。风透过窗子吹进屋里,带来凉意。

他伸手拢了拢衣襟,说:“我知道了。”

又闲谈了几句就挂了电话,王杰希回到训练室里开了电脑开始训练,忽然就期待起了下午的到来。

下午训练中途有一段短暂的休息时间,王杰希去收发室拿到了喻文州寄来的东西。

带着包裹去了休息室,王杰希拿剪子拆开包裹,结果就看见了一包绿油油的菜和一张写着做法的纸。

这时候微草其他队员都在休息室里,看见队长拿着一包菜一脸复杂,其中有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王杰希抬头看了那人一眼,那人捂住嘴却仍没能忍住笑意。他叹了口气,放下包裹,拿着手机出了休息室。

电话还没接通,他忽然想到蓝雨下午这个点没休息。他有些懊恼于自己的不细心。但还没等他挂断,电话就接通了,那边喻文州喊他:“杰希。”

王杰希对自己打扰到他训练感到有些抱歉,语气也就缓了下来:“文州……你这寄的什么?”

那边的人心情好像很不错:“苋菜呀。”尾音微微上扬,然后又补充道,“秋分吃这个,能保佑你一年到头身体健康。”

“你信这个?”王杰希伸出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语气里有一丝无力,“这个我们这边有卖的,你直接跟我说做法就成。”

“但是这是我寄的。”喻文州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委屈,但是理直气壮的,“而且这是我母亲亲手摘的。”

王杰希忽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挫败了,顿了顿说道:“我晚上回家去做。”

喻文州在那边笑,说:“杰希,要保重身体呀。B市最近降温了。”

“嗯。”王杰希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表,说,“我得去训练了。”

“好。我也要继续训练了。”喻文州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王杰希看着显示“通话已结束”的手机屏幕,眯着眼睛思索了一下,脸上挂上了微笑。

又一次闲聊的时候他对喻文州说过微草下午的休息时段,这家伙怕是专门调整了吧。

王杰希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能遇上这样的一个人。

晚上训练结束之后,他回到家里按着喻文州给的方法把菜做了出来,顺便拍了张照片发给喻文州。尝了尝,味道还不赖,他忽然想起对方说“保佑你一年到头身体健康”时声音的温柔和虔诚。他想象着对方说这话的眉眼,或许仍旧是在微笑,也许会带上些认真。

正神游着喻文州回了个短信过来,说是让他去刷朋友圈。王杰希有些纳闷,但还是照做了。然后他就发现有一条说说在微草除他以外的所有人之中转了个遍:“是谁给队长寄的菜啊队长的表情简直……太复杂……”挺多职业选手都在底下留了言表示想看或者问是谁之类的,因此喻文州的评论也不算突出。王杰希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也很复杂。

刚刚翻完,喻文州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杰希吃了没?”

王杰希几乎可以想象对方笑得打颤的模样,说实话他挺想对着电话吼一声“喻文州说好的温润如玉呢”,然而人家自己从没这么说过,所以他只好把这句话给憋了回去,吐了两个字出来:“吃了。”

喻文州在他面前跟在其他人面前完全不一样,像个小孩似的,而他却还是喜欢得紧,还有越来越喜欢的发展倾向。

这不是栽了吗。王杰希在心里默叹一声,抬头望向窗外。虽已是夜晚,然而天空依旧被灯光染红了大半,夜色的黑暗微弱至极,仿佛已是溃不成军。

像他一样。

“杰希。”喻文州忽然放低了声音,变得认真起来。

王杰希本在想东想西,听到他唤他,愣了愣,下意识地发出一声:“嗯?”

“别经数日,相念弥笃。”喻文州的声音很好听,听得他面颊有些发热。

几秒停顿,他摸了摸鼻尖,显得有些窘迫,说道:“我也是。”我也很想你。

喻文州是明白他的,知道他说不出口,也就笑着回答说:“那就好。”

两个人来聊聊东聊聊西时间倒也过得很快。喻文州说:“该睡觉了。晚安,杰希。”

王杰希抬头看了眼时间,回答道:“文州,晚安。”

晚安。我爱你,爱你。

他们从未对对方说过我爱你这句话,晚安却每天都在说,那是属于他们的告白。

 

喻文州收拾桌子的时候,王杰希正坐在书店角落里的一个藤椅上看书,旁边的矮几上放着一杯茶。

“杰希。”听见对方唤他,王杰希抬起了头,却发现喻文州不知何时已站在他的面前。

他抬头看了一眼挂钟,问道:“要走了?”却没想到喻文州俯身吻住了他。

这是一个极尽温柔缠绵的吻。喻文州的唇覆在他的上面,辗转流连,不带任何侵略性。也不知过了多久,喻文州用牙齿轻轻咬了一下王杰希的嘴唇,直起了身子。

“Goodbye kiss.”喻文州笑着,“我走了。”

王杰希点了点头,没说话,看着他走出店站在店门口拿出手机,像是在发短信。

没一分钟,王杰希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拿出来一看,是来自喻文州的。

“王队今晚可有时间?约吗^^”

王杰希看向在那个店门口站着的人,嘴角微微勾起。

他回道:“好。”

喻文州回头看了一眼,刚巧就对上了视线。两人默契地一笑,寂静无声里却像是说了一句——

“我爱你。”

天气真好。

                                 -Fin-



我眼里的喻王是那种平平淡淡的有点儿小浪漫什么的……然而我文力太渣写不出来……请见谅qwq


评论(6)
热度(27)